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

马甲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姜蓁何呈煦,现代言情小说《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姜蓁为主线。三天不打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目前已写1321192字,小说最新章节第683章 要加班,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豪门世家、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一、作品介绍

《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小说是网络作者三天不打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姜蓁。主要讲述了:姜蓁绷紧了身体,没想到盛西周还记着这件事人都有走投无路的时候,她如果不是山穷水尽,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也不会去夜色卖酒何呈煦好像不太在乎他也能猜到姜蓁为什么会去夜色上过班,她母亲的病,医药费并不是她一个学生能承担得起的何呈煦从来没听姜蓁提起过她的父亲,若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可能她父亲已经不在了盛西周见何呈煦无动于衷,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也是,他未必在乎,又没几分喜欢盛西周的脑袋又开始痛,...

二、书友评价

更新啊 早知道没结局就不看了[笑哭]

可能有人对底线不太能理解,简而言之就是如果真的要写男主最后爱上女主,两个人结局还能在一起,是再怎么都不能写男主意志上是真的要让女主打掉孩子,行动上也是真的落实,明白吗?这人设就不是渣男,这是书币了。纵观其他小说(非拉踩只举例点评),要么是男主有想法但是最后没有实施成(男主不忍心犹犹豫豫或者女主暗渡陈仓保下孩子或者其他梗元素看作者脑洞多大,我可以举无数例子让流产情节不超过人性底线却又合情合理,还可以挽回),要么是男主有天大的外力因素阻挠,他暂时不能有孩子(必须力度大到可以让人接受),等等,唯独不能真的就因为一个白月光和合同对自己亲生的孩子,对自己要未来爱上的人,毫无犹豫做出这种事情。作者明白流产对一个女性意味着什么吗?这已超过了大众认知的人情人性底线,男主变成了一个书币。

这明明是绝佳的机会 在医生问女主以前受过伤的时候 说出真相啊 让男主难受到死啊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隐瞒 是想写一千多章吗

三、热门章节

第459章 做不到了

第460章 回头看

第461章 好像

第462章 嘿,喜欢。

第463章 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爱

四、作品试读


她救了我。

这几个字听起来那么轻巧。

姜蓁看着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

何呈煦点了根烟,火苗蹿起的瞬间,想了想还是摁进了烟灰缸里,他问:“很奇怪吗?”

姜蓁还得和他演戏,她可以想象得到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僵硬,眼睛发酸又发红,“是有点意外的。”

何呈煦偏过脸,目光定定望着她。

少女脸色很白,绷直了身体,整个人就像惊弓之鸟,状态并不是很好。

他缓缓开了口:“我小的时候被人绑架过。”

其实也不小了。

十几岁,少年时。

何呈煦如今提起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也能波澜不惊,“挺长时间的,大概被关了有半个月,有好几次我都觉得我可能要死在那个人手里,不过命大,怎么挨打都还能熬过来。”

想想那段日子。

何呈煦的求生欲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他想活下去,咬碎了牙齿也要活下来。

姜蓁是个合格的聆听者,过了会儿,她问:“你那个时候就喜欢她了吗?”

何呈煦没有正面回答她的疑问,沉默了片刻,接着往下说:“你知道她父亲吗?江北山,有点钱,刚搬到北城,根基不稳,得罪了人。”

何呈煦还记着当年发生的事情,虽然有些记忆是模糊的,但大部分的画面都还印在他的脑海里。

“她胆子其实挺小的,那天我从昏迷中醒过来就听见她在哭。”

“我们的手脚都被绑了起来,我还没蒙着眼睛,其实看不见她的脸。老实说,那时候听见她的哭声还挺烦的。”

哭就算了。

还一直哭。

眼泪又不能解决问题。

只不过当时何呈煦没有力气说这些话。

姜蓁记起来了,刚开始她确实被吓坏了。

一间大门紧闭的废弃厂房,只有被封死的铁窗能透进一点微光。

到处锈迹斑斑。

地上都是血。

有些早就干涸,有些还是新鲜的。

姜蓁喉咙发紧,“所以你那时候没看过她的脸?”

何呈煦并不是很在意这个,“这重要吗?”

江北山的女儿。

还有别人吗?

姜蓁静默。

过了很久,她挤出几个字:“不重要。”

她好像也没有继续往下问的必要。

姜蓁看着电视,才觉得自己还能呼吸。

很多年以前,她没有勇气告诉何呈煦真相的时候,她和他的故事就结束了。

那个时候,当她看见何呈煦望着江岁宁时的神情,她就彻彻底底的成了局外人。

他爱着江岁宁的时候,是他自己都想不到的温柔,看起来好像那么的幸福。

姜蓁想那好吧,就这样吧,我祝你幸福。

可是兜兜转转,她和他又变成了现在这样。

姜蓁想张口问何呈煦,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爱上了江岁宁?还是说他爱的是那个救了他的人。

她忍了几次,没能忍住:“何呈煦,你喜欢江岁宁什么?”

这句问话,有点冒昧。

但今天的何呈煦并不介意,可能是嫌电视机的声音有点吵闹,他关掉了电视,他忽然笑了下,“虽然一开始觉得她哭得很烦,后来也感觉她挺可爱的,有点幼稚。”

吵吵闹闹。

声音因为重感冒嘶哑不清,甚至有点难听。

但是她哭着求他不要死的时候,真的还挺让人心动的。

何呈煦甚至有几分怀念那个时候。

他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姜蓁摇头:“我不渴。”

何呈煦已经站了起来,没接着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正巧酒店的经理将晚饭送了过来。

经理点头哈腰,客客气气,生怕稍有不慎就得罪了何呈煦。

这可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人。

何呈煦不喜欢外人待在家里,叫人把东西放下,让司机把他送走了。

何呈煦特意叫他们准备了些清淡的菜,他体贴得帮她盛了碗汤,“趁热喝。”

姜蓁接过碗筷,“谢谢。”

这是属于她和他难得的平静时光。

她心不在焉吃着饭,今晚的胃口比平时都好些,不知不觉吃了大半碗。

晚饭结束。

姜蓁上楼休息,过了没多久,何呈煦也进了卧室。

她没说什么,默认让他留了下来。

何呈煦当着她的面泰然自若换好了衣服,姜蓁却做不到视若无睹,默默撇过了脸,平心而论,他的身材很不错,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腹肌的线条勾勒流畅,介于成年和少年之间的蓬勃朝气。

也许是今晚忽然吃多了。

姜蓁很不舒服,痛感铺天盖地朝她砸了过来。

她无法忽略身体越来越激烈的刺痛感,抬起苍白的脸,“何呈煦。”

男人转过头,“怎么了?”

姜蓁垂着头,攥着被子的手指掐得发白,气若游丝:“好疼。”

她的声音太轻,何呈煦没听清楚,往前走了两步:“什么?”

姜蓁撑着力气刚准备回答他,桌上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男人接起电话,面无表情:“江岁宁,你有完没完?”

不知道那头的人说了什么,何呈煦的表情瞬间变得铁青,撂下两个字:“等着。”

何呈煦顺手捞过桌上的车钥匙,大步流星离开之前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我出去一趟。”

姜蓁浑身冒着冷汗,她试图蜷缩身体减缓疼痛,她想张口让他不要走。

可不可以,别走了。

但到了嘴边,她还是很体面地问:“今晚还回来吗?”

何呈煦沉吟半晌,“不回。”

姜蓁疼得眼前发黑,才想起来那天手术结束,医生提醒过她事后可能会有些不舒服,这几天她一直好好的,就没放在心上。

她姿态已经足够柔弱,轻声地问他:“何呈煦,今晚能不能别走?”

小说《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